10年前卖肾换iPhone 4的小伙现状:3级伤残、终日躺床上

不知不觉iPhone从发布到现在,已经走过了15年,虽然这期间有不少机型亮相,但能让不少人留下印象的并不多,而iPhone 4就是其中一员,曾经有人为了想要得到它,不惜卖肾。2010年iPhone 4发布,其在全球掀起了换机潮,而那一年17岁的小王还在读高中,其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渴望拥有一部iPhone 4,所以才有了卖肾买机一幕。

48577f14b605243

据媒体报道称,据说为了想要拿到钱,小王无意间看到卖肾,随后他便被中介团伙带去郴州,经历了足足9小时的手术,用右肾换来了2.2万元。出院后,他如愿以偿,用这笔钱买了一部iPhone 4和一台iPad

如今,10年过去了。曾经那个17岁的少年,已到了27岁的年纪。可正处于大好年华的小王,却终日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

那年从郴州回到安徽老家后,一开始,他毫无异样。时间一长,身体慢慢变得不对劲。因为当时摘肾的地下医院,手术环境恶劣,导致小王伤口感染。

小王的母亲说:孩子身体状况不好,很瘦,一米九的个头只有120斤左右,需要终生服药,并且躺在床上。病情控制得不好,可能会得尿毒症,甚至要换肾。

他的父母也曾将涉事医院告上法庭,最终获得了147万赔偿。然而这些钱,也远远换不回儿子的健康。

有专家表示,类似小王的事件,在当今社会依然很常见,年轻人还是应该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消费,不要去触碰高利贷、卖肾这种极端的行为,一时满足了物质需求,但最终可能带来永远的痛苦。

1539cbf4a0fd17a

6190431de1e0155

1936b3351e9124b

继续阅读

如果资本主义实质是剥削,那么瑞士高福利国家剥削的是谁?

如果我们说为了解决资本主义国家的内部矛盾,那些资本主义国家把危机和剥削转嫁到以经济全球化为背景的第三世界,那又该如何定义这些高福利的资本主义国家呢?到共产主义社会国家的政治概念将会消亡,人民和政府的界限,管理阶级和被管理阶级的界限变得模糊,其实现在好多北欧的国家已经在向这个目标靠近,似乎比我们这些社会主义国家更接近共产主义这个目标。

作者:维薇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5629849/answer/1535628631

老渔夫在海边哭泣。
一个人民富豪走了过了。
“先生,你为什么哭泣呀?和我说说吧。我这个人是最爱做慈善的了。”
老渔夫擦了擦眼泪,眼中流露出喜悦
“老爷,您是个有善心的人。这可真的是太好了,我的苦难对您来说,一定不是什么问题。我现在就和您说一说我的困难吧。请不要嫌弃老头子的啰嗦。”
人民富豪点点头“老爷子,您请讲,我这个人还是很有礼貌的。”
老渔夫开始讲了起来:“我家祖上一直都靠捕鱼为生。我们靠自己的双手和技术吃饭。但到了我这代,日子越来越难了起来。先是有人说海边的沙滩被人承包了,不让我们住。这也倒不是不能接受,我们习惯了住在船上的。这已经是我年轻时的事了,我就这样在船上活了大半辈子。可最近有人又说这片海被人承包了,不让我们在这儿捕鱼。这可真的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老渔夫叹了口气,忍不住又哭起来。
“要是就这样,还能苟活,我们是惯于冒险的,近处的海域不让捕捞,到那远点的海域捕鱼就是了。可近来又有人把那做渔船的材料都给买光了,我们是万万买不起的。没有了土地,海洋,还失去了捕鱼的网和船,这可让我们怎么活?”
富豪点了点头,笑着说:“这可真的是太简单了。我这个人是惯于做慈善的。我最近组织了一个渔业公司。不但买了这些沙滩和海域,还买了一大批渔船。老先生,你这样有技术的老渔夫,我是很欢迎的。欢迎你来我的公司工作呀。如果你有能耐,你还能管理其它渔夫,那你可是发达,成为上流人士喽。”
老渔夫看了几眼富豪说:“先生,我老头子不是白活了这么久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理我还是懂的。如果你不把这海洋和土地承包了,不把渔船垄断了,我们便可以自由的捕鱼。哪里需要您的施舍呢?您要我去,不只是帮你捕鱼那么简单的。没去你那里的时候,我是一个自由人,我的时候,我的生命都是属于我自己的。我可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签了您那出卖生命的契约,我可就得听您的喽。您让我干几个小时,我就得干几个小时。”
人民富豪笑着说:“可你也不得不签不是嘛,不签?不签这份《奋斗者协议》你怎么活得下去?现在干什么不需要钱?”
老渔夫叹了口气说:“以前有个老先生说“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我是听不懂的,今天我算是懂了一点了。正因为懂得,我是更不愿咬您那名利的鱼饵。人们嘲笑鱼的贪婪,不经意咬中鱼饵。却不知道人间的饵要危险的多。我是个老渔夫了,我以天为衣,以地为居,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能存世,几块咸鱼就能生存,何必把自己自由的生命交给您呢?”
人民富豪面有怒色:“人的需求是无限的,你没有需求只是没被开发出来罢了。”
老渔夫转过头不愿理会人民富豪:“先生,您是个有钱人。和我这样的穷人买不起东西,是不同的。既然您的需求是无限。那牛奶何以被倒在河里,钢铁,汽车,房子何以堆积如山。”
富豪视线游移不定说:“这···这个···”
老渔夫继续说:“你一天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你的时间是有限的,你的需求怎么可能是无限的?你能一个人同时住在你所有的房子里面?还是你能喝干一切的牛奶。人都需求水,可即使人喝干了水杯,夸父喝干了黄河,又有谁能喝干这地球,这宇宙的水?您不要太自大了,您的需求根本就不是无限的,您的占有倒是无限的。您占有了无限了大地,您占有了江河胡海,您占有茫茫黎庶,他们都为你打工。可你还不满足,您还能到哪去满足自己呢?”
人民富豪挤出个笑容说:“先生,你这可是把我想的太坏了呀。我这个人是要把商业做成慈善的。我会捐出去很多税,养着你们,给你们高福利。”
老渔夫瞥了眼说:“先生,请问是我们养着你,还是你养着我们?如果是你养活了我们,我们不求你的饲养。如果是我们是像牛羊一样养活了你,那就请你不要一边说什么高福利,一边咒骂着民众懒惰。我知道您是更愿意养一批为你工作的奴隶的,又施舍一些从指尖露下的面包屑以示你的慈悲。”
人民富豪嗤笑道:“你这个愚昧不化的老渔夫。我所创造的福利社会岂不是比你强的多了。只有跟着我才能过好日子,只有努力工作才能有福报。”
老渔夫笑道:“我不知道你的日子好不好。但我知道你的日子是过不下去的。你从还能勉强工作的那些人手里把钱夺走,送给那些连工作都没有的人。让人活得下去。而你自己是害怕自己的钱少一分的。你想方设法逃税。哪怕你捐出自己的钱,可这资本还是越来越集中。这就是你说的福利社会吧?”
人民富豪说:“所以说你这个老头子坏的狠啊。我可是遵纪守法的纳税大户。你不要污蔑人。”
老渔夫笑了笑:“就算你捐了你大部分钱,这个社会也维持不下去。我闲来无事也曾观看天道,那天道损有余以补不足的,而人道则是损不足以奉有余。因为你们有钱。他们没钱。他们要为你们打工。他们的劳动时间是有限的,不能增长,而你们的资本是无限的,可以越来越壮大,让更多人为你们挣钱。”
人民富豪纳闷道:“所以为什么维持不下去?”
老渔夫说:“你是比我懂得挣钱的,你来说说怎么赚钱。”
人民富豪说:“让他们多工作,压低他们的工资,我就能在竞争中取胜了。这样可以挣到钱。”
老渔夫说:“多工作商品会多,工资低,你的支出会少。所以你的财富增加了。你的财富的本质不就是对他人时间的占有嘛。”
人民富豪说:“这又如何?”
老渔夫说:“所以你的商品会堆积起来,出售不出去呀。假如你的劳工生产了五件商品,你会支付多少工资呢?”
人民富豪说:“五件商品的原料和地租等等我自然是要除去的。然后支付的工资越少越好呀!剩下的都是我的利润。”
老渔夫说:“那你的劳工能买得起这五件商品吗?毕竟他们工资的来源已经被你压低了。”
人民富豪说:“所以还是老傻子,没有需求可以创造需求嘛。把钱借给他们,形成贷款不就好了。”
老渔夫说:“所以说这就是可悲的地方啊。你不仅在生产侧利用加工,占有了他们的时间。还要占有他们未来的时间。当然,你们还要鼓励消费,利用他们的消费时间赚钱。所以他们的时间被你们榨的一干二净,已经没有时间执行人类生命的本能了。恋爱,结婚,生子,休息的等时间被大幅剥夺,人类这个物种的存续都成了问题,更何况社会呢?所以说这个社会不可持续呀。”
人民富豪深思一会儿说:“可持续也是我的梦想啊。我不想把他们都剥夺的干净,想给他们八小时工作时间,不想过分增加自己的财富。只要我能永远的钱比他们多,可以做他们的老板就行了。”
老渔夫说:“那你会在市场竞争中落败的。”
人民富豪说:“假如我垄断起来呢?”
老渔夫说:“那你就是政权的实际统治者了。我们美国是会出台《反垄断法》的。”
人民富豪叹了口气说:“这是当然的。可这世界也就这样,人们也就这么过。这是从来如此的。就算我不做资本家,也会有新的资本家。”
老渔夫:“只要有阶级特权,就必然会走向崩溃,因此人们若想活下去。只能争取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并消灭任何阶级统治; ”
“劳动者在经济上受劳动资料即生活源泉的垄断者的支配,是一切形式的奴役即社会贫困、精神屈辱和政治依附的基础。”
老渔夫对着怅然若失的人民富豪说:“我个糟老头子是没读过什么书的,唯有上面两段印象深刻。你要是真的想救我,就好好想想吧。”
说完老渔夫又哭了起来“呜呜呜呜,东海之日落兮,可以葬我躯;东海之日升兮,可以令我趋!沧浪之水清兮,尧舜满神州。沧浪之水浊兮,窃国为诸侯。岂余身之可悲兮,恐后世之荆棘。岂余身之可悲兮,恐万载之不复。日有落兮,日有升兮。吾有何悲,吾有何苦。观今日之芳草兮,何苗苗而茁壮。妖物其未可久兮,东方之有朝阳。既年岁之未长兮,时又尚且未央。日月不淹兮,春秋代序,草木零落兮,美人迟暮。勿变以为萧艾兮,乘骏马以索路。勿变以为萧艾兮,何不改乎此度?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此固不以为喜,亦不足以悲。东海之日落兮,可以葬我躯;东海之日升兮,可以令我趋!”

资本主义越来越猖狂了么?

从马云“996是福报,”刘强东 “兄弟论”,到“肖战事件”的抵制,再到b站“后浪”引发争议,阅文和作家群体的争执,丰巢十二小时收费……

当前出现的以上热点事件,是怎样一种形势?资本真的在试图挑战国家根本么?矛盾的解决又在哪里?

本题不挑事,不过激,热爱祖国,爱好和平,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最近各领域都爆发了争论事件,而事件的各类分析又都指向资本主义,出现这些的原因是什么?

 

作者:米高扬设计局编外干事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2938234/answer/1255160125

资本主义不是越来越猖狂了,而是越来越先进了,你须知这百年来资本主义也在不断发展不断改良

譬如最低工资标准、8小时工作制度、工会联盟。让你无产阶级稍微舒服一点,如此就能打消一大部分人革命的念头。你因为没有工作而上街闹事,最先辱骂你们的反而是因为你们上街耽误了他们上班的无产阶级。你因为没有房子上街闹事,有房子的无产阶级面无表情坐在家里看你笑话。

另一个就是矛盾转移,发达国家转移劳资矛盾给发展中国家,这样本国居民看不见也就没有切身体会

第三,分化矛盾、消耗人民意志力,譬如常见的民族主义,当然大家都知道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掩盖阶级矛盾的手段,但是现在还有男权、女权分裂;两党派不同支持者之间的分裂。反正让你散成一锅粥,要知道无产阶级没有联合起来,那叫无产者

第四,资本家下场亲自指导一切矛盾运动,比如这次美国民众闹事,里面就有警察。你们随便闹事,反正你们中间有我的人,我随时污名化你们的运动,这就叫扛_红_反_

你无产阶级不是厉害吗?我先炒一波中产阶级的概念,让一群人自以为不是无产阶级,你们的力量不就小了吗?

你无产阶级不是厉害吗?我再炒作一波男女平权,炒作一波地域歧视,炒作一波民族矛盾,你每个人的注意力只有100,现在不就分化成10了吗?

你无产阶级不是厉害吗?我搞几个工贼,你们组织运动,我的工贼也暗地里运动,你们不就互相猜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