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admin

美国的金融资本主义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午后,你站在美国的大地上,呼吸着“甜美的空气”。

忽然间,你饿了,走进一家超市想买些吃的。刚迈进超市的门槛儿,你就看到三两个胖乎乎的黑人大妈推着购物车朝你走来,车上装着大包小包吃的穿的用的。

你感到很诧异,觉得黑人大妈们怎么都这么有钱?黑人不都是好多都没工作吗?黑人的工资不都是很低的吗?怎么购买力原来这么凶悍?

嗯,相信你的眼睛,它看到的没错。在美国,物价都很低廉,尤其是食物。举几个例子:(注:美国人平均月薪3000美元)

猪肉价格:2—3美元一磅(1磅约等于0.9斤)

牛肉价格:2—4美元一磅

鸡腿价格:约1美元一磅

一袋子十磅装的土豆:约2美元。

在超市里一大桶脱脂牛奶也就两三美元。

一个美国小伙儿,月薪3000美元;一个中国小伙儿,月薪3000人民币。一台新出的iPhone x,在美国卖999美元,在中国卖8200元;一双意大利款的皮鞋,在美国卖50美元,而同样的款式在中国要卖1500元。

现在明白了吗?黑人大妈们一点都不“凶悍”,人家一车东西加起来也没多少钱。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同样的商品在美国卖的那么便宜,而在中国却卖得那么贵?

如果你带着这个问题去找中国的企业家,质问他们为什么把商品卖得那么贵。企业家多半会把你怼一顿:“什么?如果把商品的价格压到那么低,企业还有利润吗?企业没利润了,工人还怎么办?还发不发工资?”你一想,企业家说的没错啊,工资都发不下来了,我的一家老小还怎么生活?然后你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傻叉,就不再问了。

那么,狂流接着帮你问:为什么美国可以把商品价格压得那么低而不用担心企业没有利润?嗯,答案就在我们这篇文章的标题上。往大了说,因为美国可以收割全世界的财富;往小了说,美国人日常购买的商品大部分都是外国企业生产的,这些企业的利润高低与美国人有一毛钱关系?

首先,我们要知道,当今的国际贸易体系与分工合作是什么样的。总的来说,就是美国印钞票,然后购买中国、日韩和欧洲的制造业产品,中日欧靠卖产品换来的美元去购买中东和俄罗斯的能源以及澳大利亚和巴西的矿石,然后中东、俄罗斯、澳大利亚和巴西用卖能源和矿石换来的美元,再存到美国的股市和债市,换句话说,把这些美元借给美国人去花。

有人要问了,凭什么非要用美元去买啊?用人民币不行吗?用欧元不行吗?嗯,当年伊拉克的萨达姆和利比亚的卡扎菲就是这么想的,这俩人一个想用欧元结算,一个想用黄金结算。结果怎么样,哥俩儿的坟头草都有一人多高了吧?

那么,美国究竟是用什么手段来收割全球的财富呢?简单说来,靠下面三种武器:

第一,废纸变黄金

第二,通胀大挪移

第三,债务炼金术

美国收割全球财富的第一种武器:废纸变黄金。

前几年流行的一个梗:“家里有矿啊?”是说一个人花钱如流水,为什么呢?家里开矿的。

这几年又变成了:“家里拆迁的啊”嗯,当不了富二代,当拆二代也不错啊!不过呢,有矿的和拆迁的都比不了自己能印钞票的。

之前我们说,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来结算,所以世界各国想要在国际上买到石油、矿产或者高科技产品的话,手里必须有足够的美元储备才行。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国家大力鼓励出口创汇的原因。而美国想在国际上买到想要的商品,该怎么办呢?印美元呗!想买多少商品就印多少美元,反正全球遍布着374个美国的军事基地,谁敢管?

而我们知道,现如今中国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美国超市里的日用品大部分都是从中国进口的,由于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廉价的环境保护成本,以及产品本身的低附加值(都是些衬衫、鞋袜和玩具之类的),导致这些产品出口到美国的价格都很低廉。所以我们看到,美国的物价都很低,穷人都可以在超市里无所忌惮地扫货,而不会有“剁手”的心理负担。就是因为中国牺牲了自己的环境、资源和勤奋,才换来了美国老百姓的幸福生活。

那么,问题又来了。

中国为什么不能把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价格提高一些呢?如果提高价格,中国工人的工资不就上去了吗?国内的生态和环境压力不就减轻一些了吗?话虽是这么说,可是要知道,作为后发国家,在国际竞争上中国一开始就是处于劣势的。如果我们不去生产低廉的制造业产品,那么越南、印度和印尼就会去生产,换句话说,大量的工作岗位就会转移到这些国家,而高科技产品的研发和制造基本上都被欧美日垄断了,中国在高端制造领域目前正处于发展阶段。

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年我国好不容易培养出几个在高科技领域拥有话语权的企业,比如说华为和中兴,就被美国不断地找借口进行制裁和打压。原因就是,美国惧怕中国在高科技制造领域崛起而威胁到美国的垄断地位。换句话说,如果中国不再生产衬衫、鞋袜和玩具而是生产芯片、精密仪器和航空制造,一方面,美国老百姓就买不到低廉的中国产品了,另一方面,中国还会在高端制造领域抢占美国的国际市场份额,瓜分原本属于美国的高额利润,美国老百姓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无所顾忌地消费了,就会影响美国社会的稳定。

那么,中国靠质优价廉的产品换来的大量美元用来干什么呢?

主要地,到国际市场上购买原材料和能源来进行我国的工业化建设。我们都知道,石油是工业的血液,一个国家即使工业基础再雄厚,工业设施再完备,技术条件再成熟,如果没有石油作为燃料,也是无法进行工业化建设的。比如说当年的朝鲜,城市化率高达70%,农业都使用大机械规模化作业。可是自打苏联解体后,由于断了免费的石油供应,朝鲜农村的海量机械设备都成了废铜烂铁,烂在了农场里,也就导致了之后的粮食危机,人口大饥荒,开始了“苦难行军”的二十年。所以,为了在国际市场上购买石油、铁矿等能源原料,中国必须储备大量的美元,才不会重蹈朝鲜的覆辙,才能够继续推动我国的工业化建设。

美国收割全球财富的第二种武器:通胀大挪移。

我们先看几组数据:

看明白了吗?

从2008到2017的十年里,美国的GDP由14万亿美元增长到了19万亿美元,增长了35%;而同样的十年里美元的供应量由7万亿增长到了13万亿,增长了85%,所以我们看到,美元的增长数量远远高于美国GDP的增长数量,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美国人却没有遭受通货膨胀的压力?

事出反常必有妖!

那么,美国到底是怎么控制住通货膨胀的?超发的美元又到哪里去了呢?其实,这并不是个秘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美国在耍什么把戏。超发的美元没有在美国国内市场流通,而是被美国输送到了全世界,换句话说,通货膨胀也被输出到了其他国家。

那么,美国又是如何将超发的美元输送到了其他国家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海量进口外国生产的的各类商品来满足美国国内永无止境的消费欲望!那么,美国从哪个国家进口的商品最多呢?

就是中国。

前面我们提过,当今的世界贸易体系就是,美国负责印钱,中日欧生产制造业产品,中东俄罗斯出售能源,澳大利亚和巴西提供矿石原材料。而其中,中国主要生产日用百货这些低附加值的商品,当然也是老百姓用的最多的商品。所以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是最多的。

举例来说,2017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5056亿美元的商品,而中国从美国只进口了1303亿美元的商品。也就是说,美国把3753亿美元输送到了中国,中国多了这3753亿美元,于是就替美国吃掉了通货膨胀。

有人会问了,这不对呀?中国用这3753亿美元去美国再买些东西回来不就行了吗?但是,要知道,日用品我们自己生产,中国需要买的都是些高科技产品,像军工武器,精密仪器和航空制造。但是这些高端产品美国都是不卖给中国的,对华实施贸易禁运的。像F35隐形战斗机,甭说卖给中国了,就连美国在中东的盟友沙特都是买不到的。所以,我们能从美国买到的产品是极其有限的。

那么,中国企业从美国手里换来的这3753亿美元该怎么办呢?难不成就直接让企业自己手里拿着,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当然不是的。

我们中国是有外汇管制的。企业要把这3753亿美元上交到外汇管理局,然后换成人民币,再用来给员工发工资,自己消费和投资用。所以,企业手里多了这么多人民币该怎么用呢?自己消费不了这么多,放在银行又不会升值太多。于是很多人都选择了投资房地产,这也是中国房价暴涨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外管局从企业手里回收了这3753亿美元,该怎么用呢?第一,主要就是去中东俄罗斯这些国家购买石油和天然气,去澳大利亚和巴西买矿石,用来进行国内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建设。第二,把剩下的美元用来购买美国国债以赚取利息。而美国人从我们这里借了钱又去干什么用呢?是放到银行里存起来吗?

当然不是!

美国人再用这笔钱拿到中国来投资,多半也是投到房地产和互联网领域去了,因为这两个行业最暴利!这也是中国房价暴涨和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原因之一。换句话说,美国通过贸易逆差把通货膨胀转移到了中国,而这种通货膨胀的主要表现形式就是催高了中国的房价和互联网公司的市值。所以说,这些年中国经历了通货膨胀,但是物价涨幅并不算离谱,但房价都快涨到天上去了,中国的首富也要么就是王健林许家印,要么就是马云马化腾,就是这个原因。

美国收割全球财富的第三种武器:债务炼金术。

我们都了解,美国搞的是选举政治,总统、州长和国会议员都是老百姓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总统靠的是选举人票)。所以,无论哪个总统上台,轻易都不敢加税,因为一加税,老百姓就不支持你了,就去支持别的候选人了。与此同时,为了不断满足国内的消费欲望和享乐主义,导致美国联邦政府连年来入不敷出。尤其是美国接连发动对外的反恐战争,更加导致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剧增。在这样的压力下,美国政府不敢随意加税,就只好借钱,大量发行国债。在这些发行的国家债务中呢,有的是从个人手中借来的,有的是从外国政府手中借来的。而从外国借来的债务就占了总债务的一大半。那么,现如今哪个国家借给美国的钱最多呢?

答案是:中国。

中国现在持有1.2万亿美元的国债,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那么,问题又来了。中国为什么要把钱借给美国?我们有这么多美元,做别的事不行吗,非要借给美国人花?其实,前面我们提到过,中国赚来的美元只能做两件事:在国际市场上购买原材料和能源,或者去购买外国的高科技产品。但是,欧美在高科技上对华搞贸易禁运,高科技产品我们买不到,或者说买到的很有限;买原材料和能源又花不完所有的美元,所以没别更好的办法,只能去购买美国国债,这样还能赚取一些利息。

就像前面说的,美国欠了世界各国的债务,用来满足国内老百姓庞大的消费行为。但即使是借债,美国人也在这个过程中占了别国巨大的便宜,变相地地从各国老百姓手里掠夺财富。

为什么这么说呢?前面提到过,在世界商业分工上,中国、日本和西欧(主要是德国)负责生产制造业产品,在国际贸易市场上换来美元后,一部分用来购买原材料和能源进行工业再生产,另一部分,没处去花,只能购买美国国债来吃利息。

那么,其中门道儿就在这里!由于中日德这些手持美元最多的国家争相购买美国国债,于是压低了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反正不愁没人买嘛!而我们要知道,美国银行的利率大小就是参照国债收益率而制定的,也就是说,国债收益率越高,银行存贷款利率就越高;相反,国债收益率越低,银行存贷款利率就越低。

看明白了吗?美国银行的存贷款利率长期走低,美国的老百姓就可以用低息贷款进行海量的消费了,同时美国的企业也可以长期靠低息贷款进行投资与再生产了。所以,我们看到为什么美国的中小企业都很发达,因为长期的低息贷款是中小企业赖以生存的资金流。

但是呢,有人又要问了。就算美国人靠借债占了很大便宜,但是我们自己也能靠购买美债赚取利息呀!但是,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刚才我们说,美国政府借到钱之后低息贷给老百姓消费和投入企业再生产。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比前两者远为高级的掠夺手段,也是美国人收割世界人民财富最歹毒的一个手段!

是什么呢?很简单,就是华尔街投行的对外投资!美国政府从国外借了钱,除了给老百姓消费用,给企业融资用之外,剩下的部分就是低息贷给华尔街的投资银行。投资银行拿到这些钱干啥用呢?去投资国外的股市、基金、债券和房地产!

看明白了吗?由于美国的利率长期走低,比如目前在2.5%上下徘徊,而像中国这样经济高速增长的国家,年均GDP增长率接近10%,也就是说,华尔街投行在美国投资只能赚取2%左右的利息,而在中国投资会赚取10%的利息!而10%只是平均收益率。要知道,华尔街的投行来中国只会投资那些高收益的项目,比如房地产。如果只算房地产投资的回报率,那就会高得多了。2008年到2018年这十年里,中国的房地产价格涨了足足5倍,换句话说,华尔街投资中国房地产在十年里赚取了5倍的利润!

这下明白了吧?美国人自己拿废纸印美元,用来购买世界各国辛辛苦苦生产的商品,各国换来美元,然后再借给美国,美国再把美元借给华尔街投行,投行再用这笔钱去投资各国的高收益行业,而投行在世界各国赚取的收益要远远高于各国购买美债的收益!这就是索罗斯口中引以为豪的金融炼金术,也是美国收割世界财富最狠辣的手段!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再想一想,美国还有能偿还从外国购买的国债吗?首先看美国的国债总额:

22万亿,什么概念呢?相当于美国GDP的120%!如此高的债务峰值下,美国政府拿什么还?政府的收入来源无外乎两种方式,要么征税,要么借债,增税就不要想了,这辈子都不要想了,借债呢?借新债还旧债?那还不如不借债。有人该问了:“那为什么不能通过印钱来还债呢?”我们要知道,金融危机后美国搞了三轮量化宽松,也就是所谓的印钱借债,是怎么个流程呢?简单说来,就是美联储印钞票,然后购买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国债,用这种方式印钱借给美国政府,然后美国政府再把这笔钱借给华尔街去投资,有的投资到国际大宗期货市场,炒高了粮食和石油的价格,导致进口粮食和石油的国家发生输入型通胀,为美国人滥发纸币买单;还有的投资到世界其他国家的互联网和房地产等,炒高了当地的房价和股市;剩下的用来购买中国日本生产的制造业产品,中国日本通过向美国出口海量产品,拿到了大量美元,为了保持手里的美元增值,中国日本再把这些美元投资到美国国债里去。嗯,乾坤大挪移啊….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还需要偿还中国日本购买的国债吗?中国日本用来购买美国国债的美元就是美国自己印的(大部分属于超发的),然后美国自己再继续印钱偿还自己印发的美元,美国人脑子坏掉了吗….

所以,在如今的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债务不再是一个刚性兑付的范畴,而是变成了一种商品,可以自由买卖的,美国国债,中国不买,日本就买,日本不买,沙特就买,你不买,他就买,既然总会有人买,美国还需要尝还吗?道理就在这里。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了,通过以上这三种金融武器,美国可以肆无忌惮地收割全世界的财富,用以满足国内居民永无止境的消费欲望和金融资本极度贪婪的野心。

好了,相信你对世界的认识已经悄悄发生了一点改变。这个时候,你从超市缓缓走出来,手里拿着三明治和牛奶。外面的天空依旧清朗,阳光洒落大地。但是,你的心头却渐渐升起一朵乌云….

原地址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891741/answer/760194418

资本:通往债务奴役之路 来自知乎 原地址已丢失

第一集:
最初,古代人类从以物易物开始,慢慢发展出金钱系统,这其实是一个没有根据的推想。观察世界各地原住民的生活,我们可以发现,事实上,分享才是古人类最主要的经济活动。今天我分享了我的猎物,明天你分享你采摘的果实,而不是斤斤计较的以物易物。更重要的是,生活在以分享为住轴的文化中,自私自利的人会被族人嫌弃,甚至驱逐。

换句话说,自私自利你争我夺并不是古人类的常态,因为这种行为对自身存活一点好处也没有。自私自利并非现代经济学家所言,人性最深刻的本能,不,它只是在私有产权出现,继而引入交易和金钱系统后的必然结果,是结果,不是原因!

而金钱系统的本质就是债务,资本就是债务。想要驱使某人杀人放火坏事做尽,方法很简单,让他欠债,成为负债者!早年占领新大陆的领头人每一个都债台高筑,基本上就是亡命之徒,所以才干得出如此灭绝人性的种族屠杀。

第二集:
亚当史密《国富论》大概四百页左右白纸黑字写着不赞成「劳动分工」因为过度的分工会造成工作的低能化,这是对人性的践踏,但现在经济学家却刻意忽略此点。《道德情操论》亦清楚表明,没有高尚道德作为后盾,资本主义只会带来人类灾难,但经济学家继续歪曲其原意,将人性简化和矮化为只有自私自利这单一动机的经济人,并将其合理化和无限扩大化,祸及生活的大部分层面。

第三集:
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定律是装扮成科学的胡扯!首先,这个优势从来都无法准确计算,外部性从来不会计入收支账目,如果把环境破坏,人性破损,文化陷落全算进成本,廉价劳工一点不廉价,甚至更高价,因为他们的工作效率本就比先进生产国的熟手工人低。

就算退一万步,不知怎的,真实成本真的计算出来了,比较优势定律也不会在现实世界发生,因为资本可以随时跨国投资,可以直接跑去低工资地方建厂,而高工资地方并不会转而生产其他东西,因为资本已经离开,工人只会直接失业而不是转业。

另外,19世纪英国福利院那种敌视穷人的立场,亦是对人性心理毫无认识的菁英心态。阿尔萨斯人口论更是源于非理性恐惧的滑坡谬误荒唐理论。而这些谬见却被权贵加以利用,作为经济侵略别国的借口。

第四集: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观众是锐利而准确的,只是他提供的解决办法太潦草,成为政客的工具,独裁的借口,这点他难辞其咎但可能也此料未及,毕竟他郁郁而终时,共产主义还连个影都没有。

第五集:
凯恩斯和海耶克的大辩论,从整体历史来看,只算是小打小闹。他们的分歧其实相对微细,只是政府预算的多寡而已。而他们的理论亦跟其他经济学前辈的命运一样,被政客刻意扭曲,以谋取私利。当今许多政府其实是凯恩斯海耶克合体,并专门撷取两个理论中的缺点,变成一个失能失智官商勾结的腐败政权。

详细来说,政府里的凯恩斯冤魂就是,以维持社会秩序之名,定下的各种侵犯个人私隐和人身自由的管制,官僚机构不断膨胀只是为了获取更多预算而不是为人民服务,害怕背黑锅的一刀切政策,妄想将所有意外排除在外,结果只是产生更多问题。

而政府里的海耶克冤魂则是,市民抗议大企业垄断时,就搬出自由市场作挡箭牌,价值数以百亿的政府工程合约却私下批出,完全不遵循自由市场规律。

第六集:
Polanyi的观点是,劳动力是人类的一种行为,不是商品;土地是大自然的体现,不是商品。货币只是权力的代用卷,不是商品。

不是商品的意思是,他们不会对市场价格的变动,作出符合供求定律的反应。劳动是人的一种本能冲动,并非始发于市场价格,亦不会因为市场价值而消减。土地的供应也不会因应市场价值增减,现在所谓的增减其实只是人为操控的结果。货币只是一种虚构的信念,当人们不再相信这信念,钱就只是一张纸或什么也不是。若说金钱是权力的代用卷,那权力是商品吗?当然不是,权力不受供求定律约束,而是受暴力政治约束,若没有枪炮作为后盾,权力根本不可能单纯通过市场交易而转让。

将以上三种不是商品的东西当成商品在市场上买卖,结果必定会导致各种讯息误导,久而久之必然造成灾难性后果。如此,整个市场机制的根基就不存在,整个经济学就变成一派胡言!

延伸思考:
部落制的古代人类并没有强烈的私产概念,他们的经济活动主要是分享而不是交易!现今人类所表现出来的斤斤计较自私自利,是私产概念和金钱系统造就而成的,并非本能天性。

当然有些人会认为金钱交易可以促进原本不可能的交易,例如跟外地的陌生人做交易,因而得到益处。但其实深入细想,如果你不沉迷物欲,只想过一些物质简单而心灵富足的生活,跟陌生人交易的需求其实不会太高。

如果,只是为了一年才需要一两次的跟陌生人交易,而带来私有产权和斤斤计较,继而造成人们的自私自利和互相欺骗,接着产生纠纷甚至战争,这代价是否有点太大呢?而我们的祖先却被有意无意的导向这条歪路。为什么?

无论如何,歪路已经开通。巴比伦黑魔法金钱系统开始运作,人类在这种系统特有的匮乏恐惧中,被训练得越来越自私自利你争我夺。接下来的劳动分工产生了专业户,专业不能靠自身存活,他们必须聚在一起生活,结果产生了城市。对,如果没有大规模的劳动分工,城市这种扭曲人性的生活方式就不会出现。

文艺复兴以后的西方思想有很强的二元论惯性,事物都被分为好坏对错,不管数量多少,好的就永远是好,坏的则永远是坏。根据张五常的说法,商品(economic goods)就是有胜于无,而多胜于少的东西。很明显,如果根据这个定义,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商品这种东西。可怕的是,这种肤浅的见解却成为了当今社会的常识。

于是,劳动分工一旦被权贵定为good(所以多胜于小),便要不断把分工进行下去,分分分,分到工作成为异化工人,毒害心智的暴力,分工还是疯狂地持续下去。水是有益的,但水喝太多也会中水毒,很明显,事物的好坏关键在于数量,配合情景需要的适当数量。分工该有其限度,城市发展亦有其限度,所谓的经济发展更必然有限度,妄想这些「好」东西可以永永远远发展下去,是一种心智残疾的征兆。

假若没有过度的分工,城市就不存在,人们回到部落或宗族聚居地,继续他们那种以分享为主体的经济活动,无须交易无须金钱,不会有商品,更加不会把劳动土地金钱视为商品这种逆天的行为。于是,强权亦不可能存在。

最初的强权是依赖抢掠获得财富和控制力,但这种粗暴强权不可能持久,因为受压迫的人迟早会反弹。于是,近代以来的权贵不再明刀明枪的掠夺,而是通过令民众负债来加以掠夺,金钱就成为这种掠夺的工具。

统治者凭空变出金钱,全因为他们掌握了武力,人民就把本来毫无价值的金钱(黄金白银黄铜甚至纸张)视为贵重物品。接下来就是利用统治者的特权,施行各种政策倾斜,各种税务或财务安排,一步一步把老百姓变成负债者,最后把老百姓的土地财产没收偿债。这整个过程其实只是一种抢掠,但因为披上借贷的外衣,变得没那么赤裸裸,没那么粗暴,毕竟欠债还钱天公地道,人们即使被洗劫一空也不会得到别人的同情,于是人民团结起来造反的机率也大大下降,政权得以长久维持下去,权贵阶级一代传一代。

好了,现在可以回答之前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祖先会被导向金钱系统这条代价不菲的歪路?答案已经很清楚,因为金钱系统是绝好的奴役百姓的一种手段,既隐密又能持久进行,而且还可站在道德高地,也可减低人民造反的风险。俨然是统治者之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