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admin

东京奥运会纸板床的标价上万元(人民币),实际成本真有那么高吗?

其实这是件挺反常识的事。举个例子大家就懂了。比如说,现在需要一个杯子。好说,打开淘宝,搜索,杯子……最便宜的扎啤杯只要4块钱,而好一点的保温杯,便宜的也不过几十块,进口的膳魔师之类,也不过200来块。现在说,不不不,不能买这种。要有情怀,要有噱头。嗯……要不你动手,自己做一个纯布的,还能用的杯子吧。你有点犯难了。做个布杯子?布不能透水,必须压膜吧?不不不,不是说了要有情怀吗?压膜了不环保,谈个P的情怀。你再想想办法。于是你想啊想,白天想,晚上想,想到头都要秃了,再经过一系列的实验验证,终于确定了一种布杯的加工方法。你用油布包里,棉壳布包外,麻布作加强筋,三层复合,形成了既防渗水,又有强度支撑,足以使用的布杯。那么怎么把它变成现实呢?你得有一套专门的加工工具吧?于是你又搞了一套加工工具。怎么生产出完美的好产品呢?你得先做几个,把自己变成熟练工吧?于是你又鼓捣了半天。这期间,时间成本换算成人工成本,再又加上实验、试错的成本,再加上为它鼓捣的生产工具,再加上培养熟练工以及各种额外的成本,你再猜猜:这一个布杯,它值多少钱?它看起来是布的,便宜的,但为了这个布杯,你新买了机器设备,付出了人工和时间,花出去的钱可比买个膳魔师要贵得多。这就是反常识的地方。你看起来,这个纸板床,它好像很寒碜,很便宜。但这可不是一般的纸板床呐。它环保——那就要避免使用大部分胶水,你得用贵的胶水和工艺才行。它承重——那就要避免使用简单结构和简单加工工艺,用的纸材也不能是简单的,你得用贵的结构,贵的工艺,贵的纸才行。它又需要被量产——你得采办专门生产它的设备,训练相关工人,建立相关流程和质量标准。这都是要额外花钱的,而且还不是小钱。你就算可以找到现有的工厂,通过改进工艺或加强标准的方式来生产,那也需要花改进工艺或加强标准的钱,零件多了,还得花统筹与再加工的钱。这笔钱可能会比采办新设备要便宜点,但也绝对不是小数。所以问题就来了:本来我就好好的花4块钱买个淘宝货就能搞定,便宜又好还方便。为什么一定要多花那么多钱去搞这个吃了力,还不显出好来,还要被人骂的噱头呢?嘿嘿嘿。这个不白挨骂的呀。各位。

v2 28d32c3dfd017c64839207ecf63d3d2a 720w

成熟工业体系制造的扎啤杯,淘宝最便宜的只卖4块钱一个,买1000个,也就4000块钱。他回去报帐,最多报6000块钱,敢报8000块就算他胆肥了,因为谁都知道扎啤杯便宜的4块钱一个。但搞个噱头,弄个理念,他就要造之前没有人造过的布杯子。多少钱一个?哎呀,这个嘛,要核算一下的啦。到底是500块一个,还是1000块一个,真不好说,不好说。全新的环节太多,不熟悉的地方也太多,要一个个核算的嘛。500块一个只能说是保守估计,1000块一个也不是没有可能。那1000个杯子岂不是要花掉100万?嘛,这个嘛,再研究研究,看能不能压一下成本,我们努力一下,争取!让花费降到80万!你看,他还有功了。不过说到底哈,也不能说“所有搞不寻常产品的都是为了这个”,这么说就绝对了。你得分析它前前后后的事。但这场东京奥运会,可怨不得别人。前有会计自杀,后有天价预算,弄了半天大家一脸懵逼纷纷表示“你的预算是历史最高,你的效果就这水平”,那就由不得别人联想了。尤其是这纸板床,在这样的联想之下,一下子就变得典型了。编辑追加:我发现东奥这些破事洗起来的方式都是如出一辙的:你别管这事看起来有多阴间,但它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是怎样啊?它其实……就是很厉害,很牛逼,你可能不知道,它不是看起来那样的。就全是这种调调。各位发现没有,从那个SX特别节目,到打分类比赛,到这个纸板床,全部都是这种调调的洗地方式。就这个纸板床垫,我是没想到这都可以洗起来,而且还是这个调调:你别管这纸板床有多拉胯,但你不知道,它床垫可相当牛逼啊。是不是还是这个调调?你别看它看起来很阴间很拉胯,但其实它可牛逼了,是你不知道。好,那就再说说这个床垫。首先床垫是airweave的,这是一个国际高端床垫品牌,中文爱维福。在其官网上,对床垫的性能进行了满满一个页面的吹嘘。没关系,我们看第三方报导,华盛顿邮报采访报导说:In reality, the packing-box pallets are just more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After the Games, the frame itself will be recycled as a paper product and the polyethylene mattress will become plastic.重点是: and the polyethylene mattres will become plastic所以这床垫就是聚乙烯塑料的咯?再比如权威的设计网站dezeen上所介绍的:Japanese bedding company Airweave has created a cardboard bed for athletes at the Tokyo 2020 Olympics. Above: The bed supports a modular mattress that athletes can customise.其中提到了模块化的床垫,可见他们确实对设计细节比较感兴趣。所以到底是如何地模块化呢?网站介绍说:The bed frames are made from recycled cardboard, while the modular mattresses are made from polyethylene fibres that the brand says can be recycled an unlimited number of times.听起来很酷,但其实呢? the modular mattresses are made from polyethylene fibres that the brand says can be recycled an unlimited number of times.意思就是,这种模块化床垫是由“聚乙烯塑料纤维”制成,并且品牌方(Airweave)声称它可以无数次地回收再利用。所以说什么这是Airweave大品牌,什么有多贵多贵,不是,您从正常的商业渠道买来的Airweave床垫,它也是这样“由聚乙烯纤维”制成,并且重要卖点是“可以无数次地回收再利用”的吗?LV产真皮包包,LV也产蛇皮袋。真皮包包不是因为它打了个LV标签,它才是真皮包,而是它本来就是真皮做的。蛇皮袋打个LV标,它卖再贵,它也是蛇皮袋,它也成不了真皮包。这个道理我想应该不言自明,怎么到床垫这,就有人搞不明白了呢?Airweave产的床垫,它有乳胶的,有弹簧的,也有聚乙烯的。它不管是谁产的,它是聚乙烯,那它就是塑料。它叫什么牌子,它也都是塑料。再看看人家奥运选手第一手的视频资料。这总比再多的笔墨来得真实了吧:

 

这种床垫,它的材料叫polyethylene fibres,翻译成中文叫“聚乙烯泡沫”,它看起来像塑料泡沫垫,它摸起来像塑料泡沫垫(运动员原话),它的介绍用词叫“聚乙烯泡沫”,它可以像聚乙烯那样回收利用,那么,它就是个泡沫塑料垫。它今天是驴牌的,它是泡沫塑料。它是LV牌的,它也是泡沫塑料。它是Airweave的,它还是泡沫塑料。谁来生产的,它都叫泡沫塑料。

而且,它还不是一整块的泡沫塑料垫。它是分成好几块的,所谓“模块化”的泡沫塑料垫,说白了就是我们廉价沙发那样的小块的垫子几块一拼,拼成一张床,美其名曰“模块化”。至于品牌方吹的所谓“运动员可定制”,无非就是泡沫垫子硬一些,软一些。这就有意思了,因为所谓的“模块化”,所以你可以定制背上硬一点,屁股上软一点,这就是所谓的“适应所有人的所有需求”。厉害呀,厉害呀。真没想到,这种廉价的拼接垫,可以被吹成“模块化”,又因为“模块化”,所以直接吹成“可定制”。这是我没想到的。本来我没打算扒这层东西,但既然有人提,那就深入了解一下。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玩意。就像油管评论区里说的,就这玩意,它敢说值1800USD。厉害了。这不就是我在回答中说的吗?制定一个奇怪的,让大家感觉到生疏的,听起来好像很有情怀的标准。实际上,是使其脱离了我们熟悉的价格体系。然后呢……它的成本到底是多少,那就变得很暧昧了。可不就是它说值多少,那就值多少吗?可能还会有人洗什么“运动员在床上跳也不会坏”之类。对啊!这不就是问题所在吗?要不然我们换个方式来说:用平常的,普通的,大家熟知的床板和床垫,要满足“运动员在床上跳也不会坏”这样的条件(噗这不是基本条件吗),多少成本的一张普通的床就可以做到?包括床垫。对吧,大家心里马上就有个数了。你不管是铁架床,实木床还是密度板床,它都有个价,这个价都在大家公认的一个水平线上。采购价一公示出来,有没有猫腻,几乎所有人都门儿清了。现在我们把问题换成:必须是纸板做的,要满足“运动员在床上跳也不会坏”,要多少成本?大家马上就有点懵了。所以这不就是“脱离大家熟悉的成本环境”,以达成“他说值多少就是多少”了吗?现在采购价是上万RMB一张,明着告诉你床架是纸板的,但有足够的强度,可厉害了;床垫是塑料的,但它是模块化的,可定制的,可厉害了。现在,你敢有把握地质疑他有猫腻吗?你不太敢了,因为它成功地把你拖入到模糊的领域了。所以问题就在于:他为什么非要弄纸板床呢?这就回到我回答的主旨:你看起来寒碜,但要做到满足特定要求,尤其是他所提出来的有情怀的要求,这里面要花的成本,你是不知道的。他核算是多少,那就是多少。是不是这个道理?我讲明白了没有?中国有句古话叫“浑水摸鱼”。有人在那搅水,如果你还在说“哎呀,水一搅确实就是会浑的,这就是正常现象啊”,话是没错,但重点是:他好好地为什么要搅水呢?

源 作者:疯死沃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75301096/answer/2029999747

为什么资本主义需要自由劳动力而不用奴隶? 知乎

今天,要上工了。

你踱到工厂,一个奴隶跪在地上:“老爷好。”

你问:怎么还不上工?

奴隶说:大伙都在等老爷训下。

你说:不用等,早晨7点上工,晚上10点下工,以后就这么定。

奴隶点点头,戴着镣铐的手掏出卷闸门遥控器:请老爷开厂门。

你摇摇头:不用,你们自己开门。这东西交给你保管。

奴隶开了门,有监工们挥着皮靴,把一个个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奴隶们,抽着他们,赶进工厂里。

你说:快干活!不干活的,要挨鞭子,狠狠地抽!

奴隶问:老爷,这个机器要怎么开啊?

你说:这上面不是有字吗?

奴隶说:老爷,我不识字。

你心里一盘算,要请个老师,建个学校来教这些人识字啊。老师要多少工钱?要吃多少粮?唉……该花的成本,还是要花的。

你说:就按这个钮,这样按,再这样按。等明天我请个识字先生来,教你们这些字。

奴隶点点头,上工了。

于是一排奴隶坐在流水线上,开始操作机器。你看了会,发现有个奴隶在偷懒,于是指使监工狠狠抽了他一顿。

看了会,你觉得没劲,就回家了。

 

一个月后,监工向你汇报:老爷,这个月我们生产了工件XXXX个。

你一算,这不对啊,这效率也太低了。我用的可是高级的加工机器,怎么可能这么低效呢?监工也委屈地说:老爷啊,不是小的不上心,这鞭子都抽断了好几根了。

于是你又到工厂去看了。

 

早晨7点,监工的嗓子就在那喊开了:快点,快点,你们这群贱骨头!上工了!

又是一顿抽鞭子的声音。一排奴隶低着头,麻木地拖着脚镣,叮叮当当地在厂门口,慢慢地挪。鞭子抽得狠了,有奴隶摔在地上,被链子拴成一串的奴隶队伍停了下来。

监工威胁说:再偷懒,就拿你去喂狗!

于是奴隶们稍稍加快了步子。顶头的奴隶拿出遥控器,按了钮,门没开。他又盯着遥控器看了会,继续木然地按那个钮,门一直没动静。监工倒是门儿清,熟练地从窗户钻进厂房,倒鼓了会,门开了。监工出来对你一哈腰:老爷,不知道哪个贱骨头把门帘的电给断了。

你说:不是有监控吗,查!

监工低头说:老爷,这帮贱骨头都精得很,早就把监控的电也断了。

你摇摇头:赶紧上工吧,都快8点了。

于是又响起一阵鞭子声,奴隶们叮叮当当地摇着他们的镣铐和链子,进了工厂。

你往里头走,巡视了会,发现流水线突然停了。你喊来监工,让他查。

监工说:老爷,有个贱骨头病死了,刚刚倒下。这流水线吧,一个岗停了,整个岗都要停……

你说:赶紧的,让人补上,线不能停。

于是流水线又动起来了。还没多久,咔当一声,车间一角冒出一股浓烟。你赶过去看,原来是有个奴隶不识字,按错了按钮,把工具卡在设备里,绞坏了。

监工上去把这奴隶抽得皮开肉绽,你看着觉得心烦,说,把这奴隶拉下去,拉下去。

监工说:老爷,这工序上的设备一坏,流水线又停了。

你说:没事,有个备用的,换上。

流水线又开了会,你下定决心要弄明白为什么生产效率会这么低。于是你坚持待在车间里,看着。

不多时,车间里又有一台机器咣当一声,冒了烟了。你赶过去看,附近奴隶早就一哄而散,就有个大铁锤子,硬生生地砸在机器里,显然是人为破坏的。

你生气了,说:谁干的?

没人说话。

你说:查!看监控!

话刚说完,突然想到监控肯定也被奴隶断了电了。所以你只好说:把这机器边上的所有奴隶全部砍了!

话音刚落,奴隶们跪在地上哭作一团。监工赶紧跑过来说:老爷,不能这样啊,死一两个还好,这要死得多了,还得去买奴隶,这都是钱呐。而且,这些奴隶好不容易会按这些钮了,要教他们这些,可都是花了钱的,再买新奴隶来,还得请识字先生,不划算啊。

你想了想,说:“那就把这里的每个奴隶都抽顿鞭子。

于是流水线停了,所有奴隶围在一起,看监工抽鞭子。

抽完了,你说,上工吧,这都中午12点了。

你在车间边上吃了饭,喝了点茶,混到下午2点,再回到车间,发现流水线又停了。

你来回一查,发现有奴隶故意做得很慢,他一慢,整个流水线都慢下来,渐渐地就停止了运转。

你说:查!把这些偷懒的都查出来,全部砍……全部抽鞭子!

于是又是一顿鞭子。你开始觉得,这些奴隶从小就挨鞭子长大的,都挨惯了,又不能真的砍了他们,否则还要再请教书先生。就算真的重买一批奴隶回来,重新教他们识字,可能结果还是一样。

于是你对监工说:算了,别抽了,给他们点吃的,让他们回马棚里睡觉,晚上你到我这来开会。

 

一年后。

你6点半走到工厂门前,有位员工站在厂房门口,说:董事长好!

你点点头:早上7点开工,晚上10点下工,有问题吗?

员工说:公司是我家,公司好,我才不会失业,没有问题!

你笑着说:很好,现在市场竞争激烈啊,有份工作,不要失业,大家一起奋斗嘛!

这时员工们陆续都到齐了,站成一排,齐刷刷地喊:董事长好!我们愿和公司一齐奋斗!

你点头说:对嘛,我这里是计件工资,干得多,拿得多。准备开工。

于是一名员工拿出遥控器,打开大门。

人事部的小领导走过来,说:今天开始考勤,每个人都要打卡。全勤有奖,缺勤或者迟到早退,都要扣钱。

于是员工们争先恐后地打卡,6点50左右,都打完卡,开始上工了。

你踱步进厂,问其中一位员工:这些按钮,你都会吗?

员工笑着说:董事长您放心,我读了小学,初中,高中,还上了大专,进行过培训,这些我都会。

你问:那学费不便宜吧,都是你自己出的?

员工说:幼儿园起一年就好几千,大专更贵了。不过没关系,这都是我应该出的,为了工作嘛!

你点点头,觉得很合适。

人事部经理在你面前一哈腰:董事长,咱们这些员工,都是千挑万选地招进来的。不好的员工,我们根本不会通过录取,您放心。

你追问说:如果有病的呢?

人事部经理说:哎呀,现在不像以前了,我们根本不用管有病的,直接开除就行了。

你点头巡视车间,发现大家都在工作,现场井然有序。你问车间经理:现在计件,一个件要给多少钱?

经理说:一个件,给工人3毛钱。

你心里一算:这样工人一个月就能拿6000多块了。

你问人事部经理:我们这里招工,一个工人的市场价是多少?

人事部经理说:大概4500。

你点点头,对车间经理说:把计件工资调到一个件2毛3。

车间经理有点为难:这样工人们只能拿4600了。

你说:对啊,市场价,人工就是4500,我这还多100呐。把工作时间调到早7点到晚11点,推迟1小时下工,让他们多干活。

车间经理说:这样工人会不会太累,休息时间少了。

你说:没事,他们自己会少看电视,少看电影,少点娱乐,早点睡觉,自己会调节的。

车间经理点点头,准备把这事拟成管理文件下发。

 

你叫住他,补充说:要说,我们这里是敞开大门让员工上班的。但他们是自由的,他们想在哪里工作,就在哪里工作。不在我这工作,还可以到别人那工作!既然在我这做了,我这还是计件工资,多给他一小时的工作机会,他还能做更多的件,把工资再补回来,做得多的,还是能拿五六千,也不少了。

车间经理说:我们这很多人还背着房贷……

你说:对啊,他就更不敢走人了,还得在我这上工。想以前,我还要给他们盖马棚住呢!现在吃也不用我管,教育也不用我管,住也不用我管,我只要他们来干活就行,多简单。还不还得上房贷,有别人操心,不归我管。

 

人事经理提醒说:董事长,还是有员工偷懒,每个月只拿3000块,他就租个房,觉得够过日子就行了,但是拖慢整体流水线效率啊。

你说:这好办。搞个KPI,施行末位淘汰制。每个月考核员工计件数和合格率,得分最低的,警告一次。一年内警告三次的,扫地出门。

你突然想起什么,问:监控还好吧?

车间经理说:监控是好的。员工们都在计件拿工资,没功夫琢磨监控的事。

人事经理补充说:可以再搞个奖励制……

你打断他:你啊,给员工评级,一级员工,二级员工,三级员工。一级员工的计件工资是2毛5一个,比别人多2分钱。反正以前是给他们3毛钱的计件,现在全部改成2毛3了,你控制好一级员工的数量,让他们挤破头,也只能评上来两三个人,拿2毛5的计件工资。他们愿意拼抢了,我们拿的利润反而更多。

 

回家后,你让会计呈了张报表。看着生产效率和利润表,你满意地笑了。

编辑于 06-16

源地址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303541/answer/1943734338      回答作者 [疯死沃]

10年前卖肾换iPhone 4的小伙现状:3级伤残、终日躺床上

不知不觉iPhone从发布到现在,已经走过了15年,虽然这期间有不少机型亮相,但能让不少人留下印象的并不多,而iPhone 4就是其中一员,曾经有人为了想要得到它,不惜卖肾。2010年iPhone 4发布,其在全球掀起了换机潮,而那一年17岁的小王还在读高中,其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渴望拥有一部iPhone 4,所以才有了卖肾买机一幕。

48577f14b605243

据媒体报道称,据说为了想要拿到钱,小王无意间看到卖肾,随后他便被中介团伙带去郴州,经历了足足9小时的手术,用右肾换来了2.2万元。出院后,他如愿以偿,用这笔钱买了一部iPhone 4和一台iPad

如今,10年过去了。曾经那个17岁的少年,已到了27岁的年纪。可正处于大好年华的小王,却终日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

那年从郴州回到安徽老家后,一开始,他毫无异样。时间一长,身体慢慢变得不对劲。因为当时摘肾的地下医院,手术环境恶劣,导致小王伤口感染。

小王的母亲说:孩子身体状况不好,很瘦,一米九的个头只有120斤左右,需要终生服药,并且躺在床上。病情控制得不好,可能会得尿毒症,甚至要换肾。

他的父母也曾将涉事医院告上法庭,最终获得了147万赔偿。然而这些钱,也远远换不回儿子的健康。

有专家表示,类似小王的事件,在当今社会依然很常见,年轻人还是应该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消费,不要去触碰高利贷、卖肾这种极端的行为,一时满足了物质需求,但最终可能带来永远的痛苦。

1539cbf4a0fd17a

6190431de1e0155

1936b3351e9124b

继续阅读